艾肯格林: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全球债务危机

发展中国家正处于自1982年以来最严重的债务危机的风口浪尖。1982年时,债权人经过三年的努力协商,才最终提出了以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詹姆斯·贝克(James Baker)命名的“贝克计划”(The Baker Plan)。幸运的是,这一次,二十国集团(G20)国家政府的反应更快,呼吁让低收入国家暂停偿还债务。

可以预见的是,G20的宣言类似贝克计划,但有个问题:“贝克计划”没起作用。

当前席卷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危机前所未有。超过1000亿美元的金融资本从这些市场流出,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两个月的3倍。

今年的汇款额将再减少1000亿美元。发展中国家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可能会下降85%。全球贸易预计将下降32%,是2009年的3倍。这些都是基于非洲蝗灾的背景预测的。

金融环境实际上是仍然不成比例的以美元为基础的国际货币体系。5年来,我们一直放心地认为,新兴经济体已经完全赎清了它们的“原罪”。换句话说,这些国家的政府现在可以借入本国货币,从而在货币和财政政策方面拥有更大的回旋余地。

然而,这种观点忽视了一个本不应被忽视的事实——这些国家的私营企业借入的是美元,忽略了新兴市场(不包括中国)的美元债务自2008年以来翻了一番。

它还忽视了一点,即除了“受宠”的4个新兴市场(墨西哥、巴西、新加坡和韩国)以外,其他新兴市场缺少与美联储的互换货币信贷额度。美联储最近确实增加了一项“回购工具”,各国央行可以通过该工具以持有的美国国债为抵押借入美元。但对于那些已经耗尽外汇储备的国家来说,这并不是什么安慰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回到了“贝克计划2.0”。G20已经提出暂停最贫穷国家为政府间贷款支付利息。私人债权人同意将另外80亿美元的商业债务展期。至少,这是有意义的。

但是,借用棒球大师约吉·贝拉(Yogi Berra)的名言来说,这也是“似曾相识”。贝克计划的前提是,冲击是暂时的,暂停偿债就足够了。债权人将把他们的贷款展期,经济将恢复增长。一旦危机过去,拖欠的利息就会还清。

当然,当时的情况并非如此。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没有出现“凤凰涅磐的奇迹”,相反,它们丧失了十年的发展期。新兴市场不仅无力偿还债务,而且由于债务没有重组,他们也无法借款。

债权人注入新资金的承诺尤其成问题。实际上,如果存在搭便车的问题,每家银行都希望其他银行提供新的融资。

到1989年,即危机爆发7年后,“贝克计划”终于被以时任美国财长尼古拉斯布雷迪(Nicholas Brady)命名的“布雷迪计划”(Brady Plan)取代。债务被减记,银行贷款被转换成债券——通常是一系列证券,投资者从中选择自己喜欢的期限。发达经济体的政府通过提供“甜头”,即通过补贴为新证券担保并增强其流通性,来促成交易。

今天的危机也被认为是暂时的,延期支付利息和商业信贷的承诺只到年底有效。但现实并非如此。疲软的全球经济增长和低迷的初级商品价格将会持续。供应链将被重组和缩短,这预示着贸易将进一步中断。来自旅游业和汇款的收入短期内不会回升。除非债务危机得到解决,否则,资本流动将不会恢复。

现在——而不是从现在起的7年后——是时候实施新的布雷迪计划了。在该计划中,非因借债人过错而无法持续清偿的债务被减记,并被转换为新的金融工具。这可以在不破坏银行稳定的情况下完成,因为新兴市场的债券主要是在银行系统之外持有的。对许多国家来说,大规模转换也将是发行具有稳定性能的创新工具的机会,例如GDP指数债券和商品价格指数债券,而且无需支付新的溢价。

这场债务危机还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,同时也是一场全球公共政策危机。因此,组织应对危机的实体应该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,而不是国际金融协会——债权人的内部机构(G20建议的)。作为一个联合国组织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以要求援引《联合国宪章》第七章,来保护债务人免受机会主义投资者的破坏性法律诉讼。如此规模的危机也不容小觑。

Shar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